爷爷、姥爷与他俩的战友们(109)迟来的召唤

时间:2019-08-23 来源:www.gdlsxny.com

  10314151-4e915241fbb417c8.jpg

  图片发自简书App

  等唐少侯安排的特务全部从康家会所的四周撤离了后,武司令带着两个警卫员打扮成从外地来蚌埠城调取皮货的商人,走进了孙守田负责的那个皮货店。

  孙守田见一个穿着十分讲究的客商走进了自己管理的皮货店,他便警觉地亲自走上前去接待。

  孙守田安排来人在一边桌旁落座,然后让店员上茶招待。

  武司令落座后,他便与掌柜的孙守田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

  待聊到这里挂着康家招牌的店名时,武司令便询问这里是不是淮安县康家庄在这里开设的店铺。孙守田不好隐瞒,他便如实作了回答,进而武司令由此招牌自然聊到了康家庄少庄主康百万的身上。

  提到康百万,武司令说他与康家庄的这个少庄主曾经有过一面之缘,并且说自己在多年前落难的时候曾经蒙受过他的搭救之恩,如果现在少庄主在蚌埠城的话,他想恳请孙掌柜替他禀报一声,让他前去拜访一下这个故人,也顺便与他谈一下生意上合作的事情。

  听来人话语,孙守田便更加警觉起来,他便拿话套问来人,问他怎么结识他们老板的。

  武司令有心寻找康百万,但个中原因又不能对孙守田明说,武司令便提到了不久前见到的淮安县朋友孙志安和仇步双,并叫孙守田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打电话问问他们老板,问他还记不记得当年让孙志安、仇步双开船向湖西送过一个病人的事。

  孙守田见来人提到孙志安、仇步双这两个人,他怎么能不熟悉呢?孙守田与孙志安是本家叔侄,孙守田当年跟随康百万来到蚌埠城做生意,那还是孙志安替他介绍的呢,由此孙守田对武司令的话便又信了几分。

  由于涉及到生意上的一桩大买卖,听来人说他又是老板和侄儿孙志安的故人,孙守田便让来人稍等。

  孙守田离开后,他悄悄地给总店会所的康蛋蛋挂去了电话。他对康蛋蛋说自己店里来了一位姓黄的皮货商大客户,来客说他是老板的故友,要求面见老板,他还把来人刚才对他讲的话告诉给康蛋蛋,让他现在就去问一下少庄主到底是什么情况,问清楚了后他好根据指示再作出下一步安排。

  不一刻,会所那边康蛋蛋回来电话,说少庄主现在就有空,少庄主让孙守田现在就带那位客人前去相见。

  约见非常顺利,但是双方见了面后,康百万对这位姓黄的故人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而武司令却能够依稀辨认出康百万来。

  双方见面后,武司令让自己带来的人在外面守候,告诉他们自己想与康老板单独谈谈生意上的机密事情。孙守田等人也心领神会,谈大生意有时候是需要老板对老板单独面谈的,于是他们都退守到了门外。

  待双方都屏退了左右,武司令便单刀直入,自报家门。他问康百万还记不记得当年让孙志安、仇步双等人护送他去洪泽湖西养伤的事情,说他就是当年盱眙县红军那位受了伤的姓武的司令员。

  康百万听了武司令的自我介绍,以及他叙述的当年到洪泽湖蒋坝大堤边接应汇合的情景,康百万也立刻想起了当年安排人护送武司令等人去洪泽湖西养伤的事情。

  听完武司令的话,康百万立刻站起身,重新与武司令相见,然后两双大手强劲地握在了一起,双方眼里都闪现出了那种惊喜的喜悦之情,久久不想放开。

  不待双方把手松开,武司令情不自禁地说出了盱眙县委李书记当年教给他的两句召唤飓风的接头诗:“洪泽湖上起波浪,飓风到处泛金光”。

  康百万听武司令说出这两句当年他和杜恒有与盱眙县委李书记喝酒笑谈时约定的召唤暗语,康百万双眼中不由自主地溢出了泪花,他用颤抖的声音回应道:“你我扬帆济沧海,同心协力为国昌!”这正是武司令期盼的那两句回应的话。

  什么话都不用再说了,武司令与康百万两个人松开紧握的手,两人立刻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相隔多年,康百万在用“飓风突击队”这个名号向外界的共产党人发出了寻找自己组织的信号后,他就一直都在期盼着组织上知情的人看到这个名号后能够来联络他,今天他终于盼到了组织上有人来召唤他了。

  武司令从此成了康百万的直接领导,蚌埠城那个不起眼的照相馆挂名为“流芳照相馆”,从此便也成为了武司令领导的皖东北新四军设在蚌埠城的一个与康百万联络的秘密情报站。

  康百万与组织上重新取得了联系,他刚送走武司令员,在他还沉浸在这份喜悦中时,方国忠游击军那边却传来了一个令康百万肝肠寸断的噩耗。

  就在康百万被困蚌埠城,遭到特务监视期间,方总司令在没有见到康百万时,他就遭到了国民党顽固派的暗算,倒在了共产党游击队叛徒曹世嘉的枪口下。

  不仅如此,国民党顽固派安徽省李主席等人还欲借此挑起方部游击军与共产党新四军之间的冲突,为他们彻底收编方部游击军和剿灭新四军找借口。

  康百万接到方国忠派刘二春传来的方总司令死讯后,他无比心痛,心急如焚。

  康百万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大阴谋,于是他立即通过“流芳照相馆”与武司令取得联系,让新四军各部做好应变准备,并对这一突发事件迅速展开调查,尽快查明事实真相,以避免与方部游击军发生冲突。

  到了夜色来临时,康百万对康蛋蛋交待了一番,然后易容换上了夜行衣,带上王兆义、孙美红两个人潜出了蚌埠城。

  他们出城后,与早已等候在蚌埠城外的刘二春等按应的人汇合,直奔方部游击军在这一带山区中的秘密宿营地。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