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加班期间突发疾病死亡也算工伤吗?

时间:2019-07-26 来源:www.gdlsxny.com

资料来源:法文字母

转自:劳动法图书馆

特别注意:所有标有“来源”或“转移自”的作品均经媒体转载,版权归原作者和原作者所有。共享的内容是作者的个人观点,仅供读者参考,并不代表这一观点。

[推荐案例]

使用休息时间在家完成工作任务的工人应被视为与工作有关的伤害。重庆市襄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诉胡蜜行政确认纠纷上诉案件

案件的要点:员工是否突然使用休息时间完成工作任务和疾病的突然死亡《工伤保险条例》第15条第1(1)款的规定被视为工作 - 相关伤害,有必要综合考虑加班是否属于劳动单位。安排,工作量大小,任务紧急程度和许多其他因素。社会保险行政管理部门未对工伤确凿的事实进行充分查核的,应当承担撤销行政行为的后果。

案例编号:(2017)渝04第95号线,上诉法院: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资料来源:《人民司法案例》2019年第2期

[案例分析]

通过梳理和分析第15(1)(1)条关于同一工伤的法律规定,众所周知“工作时间”,“工作”,“突发疾病”和“48小时内的结果”无效。死亡等概念的确切含义不能直接从该条款中得出。上述法律概念是理论和实践中争论的焦点和难点。笔者认为,为了解决在家加班时工人是否可以被视为工伤的问题,应该确定以下法律概念:

1.工作时间。

工作时间发生事故是判断员工受伤是否构成工伤的重要条件之一。顾名思义,工作时间通常指工作所需的时间。

在司法实践中,应考虑到工作时间既包括雇主规章制度规定的每日通勤时间,也包括雇员加班的时间,轮班时间和短暂休息时间。工作时间。这里的加班是指由于紧急任务或繁重的工作量,员工在正常工作时间之外继续完成任务,或者员工暂时接受完成任务的任务,安排和个人休息时间。单位是否和单位利益的反映是加班行为的判断,是工作时间最重要的标准。

对于在家加班期间工人突然死亡的情况,虽然事件发生的时间显然不是正常工作时间,但如果员工接管完成单位任务或最大化单位利益的工作,他/她应该占用休息时间来加班。在工作时间考虑。

2.工作。

工作通常是指工作所涉及的领域及其自然延伸的合理延伸。与工作场所的表达相比,工作范围更广,不重视工作的位置和位置,更注重工作职责和任务。

在司法实践中,员工在工作时间内不可避免地会经历诸如吃饭,放松,换衣服等行为以满足个人需求。考虑到类似的行为与他们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工作密切相关,员工在工作期间因正常生理需求而暂时出现的地方,如单位休息室,食堂和厕所,也应被确定为工作。

就加班工作的工作形式而言,笔者认为,在雇主明确指派员工加班的前提下,员工在公司办公场所完成工作任务的行为当然属于工作。

另外,如果员工对工作量有足够的把握,那么在完成任务后考虑到休息的便利之后工作被带回家的情况可以视为工作的合理延伸。

3.突发疾病。

根据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工伤保险条例》(以下简称《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条,突发疾病包括各种疾病。换句话说,突发疾病的类型和原因是开放的。

具体而言,在第15(1)(1)条规定的突发疾病的情况下,突发疾病强调疾病的发作是意外的和不可预测的,无论疾病的具体类型和疾病的发作如何。原因以及是否与员工的个人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有关,强调疾病的突发性和后果的严重性。

在4.48小时内,患者在获救后死亡。

对于48小时的开始时间,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实施意见》第3条规定“48小时的开始时间,医疗机构的初始诊断时间为突发疾病的开始时间”。 “48小时内的救援无效。”死亡“的定义是确定救援行为是否可以在改变死亡结果方面发挥作用,而不考虑救援行为是否具有暂时延迟患者死亡时间的效果。

在司法实践中,判断某一情况是否符合“48小时内成功死亡”的条件,笔者认为,确定涉及突发疾病时间和死亡时间的具体情况应由医疗机构发布的结论来证明。

5.举证责任。

《工伤保险条例》第17至20条对确定工伤的程序作出了特别规定。就举证责任而言,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工伤认定申请人应提供能够根据《实施意见》第18条证明雇员的时间,地点,原因和伤害程度的基本材料。

其次,如果雇员或其近亲认为是工伤,而雇主不认为是工伤,雇主应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第19条承担举证责任。

三,[9x9A8B]第十九条规定了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的调查和核查责任。法律赋予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工伤认定的法定权力。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收到工伤识别申请后,有义务查处工伤事实。由于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未对事实进行核实,发现工伤鉴定结果不明确,证据不足,不仅会造成行政机关不利后果的后果,还会造成工伤识别。程序将延迟,空转,甚至将形成诉讼。

(取自《工伤保险条例》,作者:王凡,汤姆龙:载入《工伤保险条例》2019,第2号)

[裁判规则]

1.在家加班工作期间突发疾病死亡应视为工伤。海口市海口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诉Yu Junjie行政确认纠纷再审案件

案件的要点:如果工人在家加班期间突然患病,则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15条(1)(1)员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中的突然死亡应视为工伤。

案件编号:(2017)最高法院第6467号申请,上诉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来源:《在家加班期间突发疾病死亡的工伤认定》第2号,2019年

2.员工下班后使用个人休息时间,在单位工作加班,属于家庭加班工作。它应被视为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的延伸。这种情况被视为与工作有关的伤害。鹤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王学红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案例

案件的要点:员工回国后使用个人休息时间,在单位工作加班,加班工作的情况应视为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的延长。因此,在工作时间和工作时间死于疾病的员工被认为与工伤相同。

案件编号:(2018)Yu 06,66,审判庭:河南省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资料来源:中国判决书日期:2019-02-12

3.学校准备期间突发疾病死亡应当视为工伤①张伟,何其玉等与南昌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确认有关的案件

案例的要点:作为一名从事教学岗位的教师,在家准备班级是教职工的职责,可以确定为“工作时间和工作”。因此,在家中课堂准备期间突然死亡的疾病应视为与工作有关的伤害。

案例编号:(2018)赣7101,17日开始,审判庭:南昌铁路运输法院,来源:中国判决文件网发布日期:2018-06-21

[专家观点]

需要在家中治疗与工作相关的伤害:物质和形式的结合

《人民司法案例》第15条第1款第1段将工伤相关的“三项工作”减少为“两项工作”,这是因工作突然死亡的工人所做出的妥协和推定,以及很难证明当“工作时间”和“工作”非常明确和典型时,它们可以被识别出来;因为工作场所的工作人员大多在家,而且他们的工作条件相对自由,所以可以确定这个家庭是否在家中死亡。或者作为与工作有关的伤害,有必要判断死者是否在工作中得到了工作或进展,这里不再详细讨论。但是,当工人突发疾病的时间和地点与工作的时间和空间以及工作以外的工作时间和空间没有具体关系时,是否符合案件的要求,则需要深入分析。这里,具体地讨论了发病时间是在岗位的正常工作时间之外的时间,并且疾病的位置是工人家的死亡的情况。在什么情况下,可以认为该条款得到满足。

在将疾病的位置限制在工人家中之后,正常工作时间之外的时间可以大致分为两个。第一个是工人在家加班的时间,这可以细分为工人自己的工作松弛和低效的情况,任务在正常工作时间内没有完成,工作太重或暂时工作紧急补充。这项任务导致工人不得不加班。第二个是劳动者没有工作的时间,例如案例3(案例3:当中学老师上班,他病了,回到家里,病情恶化并死亡。见胡大武,赵玉山:《工伤保险条例》,《人民司法案例》第2期,2019年,第13页。)由于身体不适,工人休息休息。由于法规中的“工作时间”和“工作”用于推定“工作原因”,类似地,“工作原因”也可用于识别非典型工作时间和工作。

就劳动者的加班工作而言,判断是否可以将其视为同一工伤,应至少同时具有两个要素。

首先,劳动者为了单位的利益加班。《工伤保险条例》第15条第(1)款(1)项将第14条第1款的“工作场所”替换为条款内容中的“工作”,两者的含义应不同。虽然《在家病亡视同工伤的认定》发布之初的一些专家认为“工作区域比工作场所小”(彭高健:“《人民司法案例》Q&A作为工伤相关案例”,《工伤保险条例》2003,但是,在目前的审判实践中,人们普遍认为“工作”强调更多的工作职责和工作任务,并削弱了实体区域。(沉飞:“从最高人民法院的再审案件看对作为工伤的突发性疾病死亡情况的理解和掌握“,载于2018年《工伤保险条例》第8号。)案例1(案例1:夜间中学教师)加班改变突发疾病死亡量,见胡大禹,赵玉山:《工伤保险条例》,《中国社会保障》2019年第2期,第12页。),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员工加班为该单位的利益。在此期间,它也应属于“工作时间和工作”,从而将冯方地的死亡视为工伤。这种认可反映了工作原因对家庭疾病识别的实际影响。然而,与第14条中“工作原因”的作用不同,家庭中的死亡是否可被视为与工作有关的伤害,“工作原因”用于判断工人生病的环境是否符合要求“工作时间”和“工作”。 “工作岗位”,关于工人的死亡是否有工作的原因,不是问。

其次,劳动者有必要在家加班,也就是说,工人加班是因为工作量太大而无法在正常工作时间内完成,或者工作是暂时加入的,必须紧急完成,这样就无法工作在正常工作时间。案例2(案例2:公园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半夜,在家加班以挽救死亡,见胡大武,赵玉山:《山东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在家病亡视同工伤的认定》2019,第2号,第12页)。法院裁定,社会和社会事务局不承认工伤决定不明确且主要证据不充分的事实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不得不加班加点。死者之家,工作量和紧急程度等,确认了工作原因,事实未经核实。这些因素也是法院判断工人在家中死亡是否符合“工作时间”和“工作”要求的关键。因此,不适用于工人因个人原因(例如员工自身职业倦怠或正常工作时间的个人占用)必须带回家加班的情况,不适用《人民司法案例》第15条第1款项目。

(取自《在家病亡视同工伤的认定》,作者:胡达武,赵哲山,携带《人民司法案例》2019,第2号)

[法律依据]

1.《工伤保险条例》(2010年修订版)

第十五条员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为同一工伤:

(1)在工作时间和工作中,48小时内获救后猝死或死亡;

(2)在维护国家利益和救灾等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损害;

(3)员工最初在军队服役。由于受伤,他们因战争和公众而残疾。他们获得了革命性的残疾军人证书,旧的伤害已经在雇主之后复发了。

职工具有前款第(一)项,第(二)项情形的,依照本条例的有关规定享受工伤保险;雇员如果具有前款第(三)项的情形,应当依照本条例的有关规定享有解散的。除性别伤残福利外的工伤保险福利。

2.《在家病亡视同工伤的认定》

3.“条例”第15条规定,“如果员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中死亡,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内获救后死亡”,则应将其视为工伤。这里,“突发性疾病”包括各种疾病。 “48小时”的开始时间基于医疗机构的初始诊断时间作为突发疾病的开始时间。